主页 > 作家新闻 >

闲观云物会天机 ——孙波国画艺术赏析

闲观云物会天机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孙波国画艺术赏析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■文/姚展雄
        认识画家孙波,缘于国画大家张义潜之女张静。她对我说,孙波早年曾跟随其父学画。
       在绘画一途,孙波多才多艺,画路宽广,人物、山水、花鸟、水粉、油画均有涉猎,且各擅胜场,堪称全才。
        东晋大画家顾恺之曾言:“凡画,人最难,次山水,次狗马。”在诸多画科中,人物画是最难画的,既要准确刻画人物的形象,又要传达出人物的神情,要做到以形摄神,形神兼备,往往被画家视为畏途。孙波知难而进,一意孤行,将人物画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。
        孙波的人物画,秉承了张义潜大师的遗风,是典型的写意人物画。他继承了写意人物面部写实的技法,又适当在人物结构上做了意笔处理。不论当代俊彦,还是古装仕女,都造型精准,技法娴熟。他作画从来不打草稿,善于放笔直书,遗貌取神,尤其是历史人物肖像画,通过对人物瞬间神态的把握,展开对历史人物的追忆与还原。他的历史人物画《于右任》:身着素衣,神情凝重,眉须花白,整幅画以黑、白、灰为基调,只有脸部和手部敷染了淡淡的肉色,使整幅画面深沉凝重,神情庄严,双目若有所思,眺望远方,体现出“一代草圣”的博大胸怀和沉着稳重的精神气质。他曾为一友人创作了一幅《达摩面壁图》,竟然于无意之中在壁石上绘出了达摩面壁的身影,堪称妙趣天成、神来之笔。
        孙波的历史人物画,题材广泛。他笔下的人物,有悲欣交集的弘一法师,慈祥和蔼的白石老人;有“千古画帝”张大千,“一代草圣”于右任;有“画坛泰斗”黄宾虹、蒋兆和,“报界宗师”张季鸾……,一个个具有鲜明个性的千古风流人物,从尘封的历史尘烟、浩繁的卷轶中款款走来,让观者思接千载,视通万里,仿佛来到了久远的古代,开始与古圣先贤进行心灵的对话,获得精神上的陶冶与人格上的滋养。
         孙波的人物画,善于“造境”,常常将人物置身于特定的历史环境之中,如《蒋兆和》“流民图”背景中哺乳的妇女,《黄宾虹》身后的焦墨山水,《张季鸾》身后的《大公报》,情景交融,为刻画人物起到了烘云托月的作用。
        孙波擅长绘画,亦精于书法,深谙“书画同源”之理,故能以书入画,将书法中的运气与用笔方法、浓淡枯润的点画,融入到人物画创作之中,善于骨法用笔,使其人物画多了一份挥洒自如、心手双畅的意趣。
       孙波擅画人物,花鸟亦是一绝。他用扎实而深厚的笔墨功力,赋予花鸟独特的审美意趣。他的笔下,有傲雪凌寒的红梅、虚心劲节的青竹;有国色天香的牡丹、风姿绰约的月季;有香远益清的夏荷、临风傲霜的秋菊……,他的花鸟画,注重情韵。一幅花鸟,寥寥数笔,疏枝横斜,在简约空灵的形式结构中,产生出野逸与旷远之美。
        孙波画室名“观云斋”,似乎一语道破了其作画的天机——闲观云物会天机,迁想妙得入画来。在热衷“走穴”、大肆“炒作”的当下画坛,他不随波逐流,摒弃浮华,淡泊自守,长年蛰伏画室,朝乾夕惕,潜心绘事。《遗教经》云:“制心一处,无事不办”。笔墨也是一种修行,我相信只要拥有这样的定力与功夫,孙波在绘画一途假以时日,厚积薄发,一定会登堂入室、修成正果的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1200字)
 
     (作者系著名禅意散文作家、美术评论家,出版有美术评论集《画禅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