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艺术评论 >

雄浑朴茂 寄意辽廓——骆阳叶的山水画赏析

雄浑朴茂    寄意辽廓
——骆阳叶的山水画赏析
文/吴山石
中国山水画,源远流长,汉代壁画中即已出现雏形,东晋时成为独立画科,隋唐时达到兴盛。宋元的山水画达到了一个高峰,中国山水画是成熟最早的画种之一,也是人类最早的绘画表现形式。山水画家受晋陶渊明、南北朝谢灵运、唐朝王维等人的山水诗的影响,开始出现了更具诗意的山水画。画家注重的是精神表现与精神追求,才可能有文人精神和独立人格,领略到其东方艺术的无穷魅力。
骆阳叶是一位生活在粤北的中国画家,赏读他的山水画,能传达出一种雄浑朴拙,苍润、古雅的气息,即有南派山水的舒展、空灵,又有北派山水的刚猛、豪放;即有水墨交融的滋润,又有枯笔飞白的刚劲;既有泼墨挥洒的厚重,又有细线勾勒的灵动,欣赏他的作品可以发现他既有岭南山水的清秀俊逸,又有北方山水的磅礴厚重,同时也融入了自己极富灵性的山水品格。
欣赏其中作品《丹山锦水》《丹霞风骨》《太行春晖》《山道弯弯》《关山万里图》《溪山清幽图》《粤山深处》《春江水暖》等,画面里山川挺拔、层林尽染、流泉滴翠、云蒸霞蔚,或恬淡静雅、苍绿欲滴;或深厚华滋、春雨初霁。那灵动的线条在勾勒出山水的同时,也表达出他对生活、对大自然的深层解读,也是他笔墨造型能力、创作思维方式、灵感意识、观点经验的综合体现。
骆阳叶的山水画作品从传统而入,自造化而出,重心灵之描写,始终贯彻着“外师造化、中得心源”的精论。艺术的魅力在于随景而发、随感而出、笔随心动、情景交融。这需要画家的才智、修养、功力、技法与生活感受撞击所迸发出的结晶。
骆阳叶的山水画注重笔墨、以意写景、虚实相生,把山的空灵、气韵以及流动美表现得非常突出。他的山水画是在传统的基础上、在笔墨上、在布局结构上,有着自己认识与创新。既有中国的线条笔墨,又吸收了西画的某些创作技巧,兼容并蓄,强化了作品的空间感,及光影色彩的运用,增强了作品的艺术感染力,颇有新意。皴、擦、点、染、用笔用墨,张弛有度,收放自如。他以率真的情感营造天然的情景,让欣赏者从一个个侧面领略到山水画所具有的独特魅力。
从古至今山水画家,欲成大器者,必须经过三个境界,即师古人,师造化,师我心。绘画风格是一个成熟画家的综合体现。从阳叶的作品中可以看得出他对唐宋元明清诸家都有所涉猎,王蒙、沈周、石涛、弘仁、黄秋园等都对他深受影响。他的山水画没有停留在学院派的写实状态,也没有沉沦于守旧派的摹仿状态,他能把已有的笔墨经验与鲜活的感受熔铸在一起,从而让他作品的笔墨趣味与造化形神、相得益彰,画面新鲜活泼而又古意斐然,于浑茫苍厚之中又不失文清与畅快之气韵。故而阳叶的笔墨没有浮躁气、俗匠气,而是充溢着书香气、清正气,苍涩而不失温润、俊逸而不无华滋的艺术语境。
中国画笔墨集造型,传意,流美于一体,是高度凝炼,浓缩的艺术手段,是多功能的复合体。前人论画说“凡状物者,得其形不若得其势,得其势不若得其韵,得其韵不若得其性”。笔墨是表达人们思想情感的形而下的工具和手段,它所表现出的笔情墨趣是形而上的,它既具独特的形式美感,又具人们情感追求的最高审美境界。一幅中国画的笔墨,要能在表现形、势、韵、性等诸方面都达到令人叹服的高度,才能充分发挥了笔墨的功能,才称得上是笔精墨妙。“艺术是没有捷径的”只有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走……面对当今商品经济现象,不少从艺者心态浮躁,急功近利,耐不住寂寞,不肯深入研究和探索,急于求成,但骆阳叶不为所动,对绘画的执着和热爱在当代画家中是很少见的,他淡薄名利、平心静气、孜孜不倦、无间寒暑,始终以一种积极热情的态度耕耘、驰骋于丹青水墨和天地云水之间。
丹霞山钟灵毓秀,锦江河水源远流长。粤北是张九龄的故居,文化博大悠远,孕育出无数代各领风骚的文艺才俊。作为在丹霞山土生土长,与书画结缘的骆阳叶,希望他能继续深入到大自然中感受美的真谛,不断开拓视野,丰富学养、情操,提纯笔墨,在坚实的传统文化与大自然之心紧紧契合,循序渐进,渐臻佳境,丰富创作题材,深入生活,提炼生活,创作出更多更美更高品味的山水画。
  (吴山石: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画院一级画师,文化部中国画创作中心画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