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艺术评论 >

看张淼的画有感——葛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看张淼的画有感
葛 伟
岁月沧桑,光阴荏苒,三年前这个叫张淼的娃从大学毕业了,抱着粗粗的几卷画到我画室请教。偌大的画案,画卷放了大半个,逐一翻看不由惊讶,大学数载除完成了正常学业,画了这大量的国画是不容易的。他先由郑乃光的工笔花卉入手,学其构图和绘制技艺,直到白描写生。继从任伯年入手,后又研习八大、徐渭乃到王雪涛、齐白石,系统地学习写意花鸟画的意趣情景,浸润笔墨、熟调丹青,已小见成效。山水入手宋人,谙其法度,上溯董源、龚贤,下临张大千、李可染等大家的几十幅临习山水,初现笔墨端倪。其余书法、写生等近百十幅,则不再一一赘言了。
从此,入我画室研墨学画,我待徒甚苛:古文诗词晨背十遍,书法日写千字,国画课更严,月画宣纸一刀,又要学生开阔思维,超出常规画法,继而遍观大师画册,学习中西意象,即如:吴冠中、赵无极诸先贤之佳作乃须潜心感悟,孰料不久,他竟然画出了一批与众不同的习作,真个生面别开。
我曾在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:“书画之道、大道也,欲成其事,必先有四:一要天资聪颖,妙悟善解,此为先天之本;二要勤习苦练,临池不辍,此乃后天之功;三要文化底蕴深厚,博学卓识,姊妹艺术更需触类旁通;四要淡薄名利,静心虚怀,积毕生精力修养人品,具此四项,学业才有小成”。所以,文化底蕴不能太浅薄,传统功力不能不扎实,艺术观念不能陷入陈旧,创新意识不能一味淡漠。这些就是我对张淼所期望的。
李可染大师告诫学生“峰高无坦途”,我给学生们打比方,学画是竭尽全力掀着石头碌碡上坡,要么拼足毕生之力把石头碌碡掀到顶峰,要么松一口气让石头碌碡滚下来把你给砸死!如是说,就留一言:“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”!二十年前在一群青年人的国画习作展上写的前言有这么个标题:“只要有苗,就能长成参天大树”,我以此期待张淼和一切后生!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00九年写于 卧云楼    葛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本文作者系中国美协会员/原商洛书画院院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