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艺术评论 >

大爱无声写风骨————从赵小石近作看生活与艺术的关系

绘画是一种语言,它无声,但是通过色彩、线条,以及艺术家对自然界万事万物独特的审美视角和构图形式,艺术家内心的世界就会在他无声的画面中得到充分的表现。
  艺术和生活的关系历来就是一些理论家论述不休的话题,但是在那些醉心于创作的艺术家那里,这本来就不是什么问题。因为他们非常清楚,任何艺术都不可能是无根之木,无源之水,生活孕育艺术,艺术概括生活。只有真正发现了生活中最动人的“美”,并且通过一定形式概括了生活的人,才能将生活变为艺术。
也就是说,艺术永远涵盖于生活之中,但生活本身未必就是艺术,只有经过高度概括后的生活才可能成为艺术,也只有能够高度概括生活的人才可能成为艺术家。
  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语言不同,绘画语言是不允许有“废话”的,每一处落笔,每一处点染,每一处勾勒,每一处着色都应该是“必须”的,多一处则呆,少一处则死。这种语言不仅仅是创作者的技巧,更重要的是他对所要表达的事物的感知和判断,尤其是他对这些事物最具本质意义的那些“特质”的概括能力。这也是艺术家区别于普通人的本质。
  面对生活,多数人看到的就是生活本身,杂乱的,纷繁的,重复的,平常的生活。而那些本身就是生活主角的人更不会认为自己也是艺术,或者自己天天不变的动作和表情会与艺术有何关系。很多的时候,他们完成的只是一种必须的习惯,甚至已经是一种麻木的行为。
  但是,在艺术家眼中,生命的继续,生命的反复,生命的延续都无不折射着艺术的根本。
  赵小石近期以新疆少数民族生活为素材的作品充分说明了这一点。在他的笔下,烤羊肉、赶巴扎、钉驴掌、庆丰收……都是人们最熟悉的日常生活场景和人物。在当地人的眼中,这些就只是生活,没有值得大惊小怪的;在外地人的眼里,这些就是当地的民俗风情,是区别于自己所熟悉的生活的新奇。但是,小石却通过自己的高度艺术概括,用扎实的书法线条,以书写的形式将其表现于画面,不仅再现了新疆少数民族的民俗风情,刻画出了新疆少数民族的精神风貌,流露出了画家对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人民的热爱之情,同时,把这种生活演绎成了艺术。
  大爱无声写风骨!
  无论是以古代人物为内容的小品,还是以现代人物为对象的创作,赵小石都能够凸显出人物的“神”。在他张驰有度,虚实得当的构图中,人物的风骨总是表达得恰到好处,值得观赏者细细品味,在他无声的画面中觅得会心一笑的快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