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出版刊物 >

拍场新工笔画价格疯涨:风险隐现切勿盲目跟风

于非闇《红杏枝头春意闹》

  日前,从南北两地拍场结果来看,近现代工笔画仍然是藏家最热衷的交易板块之一,而新工笔则在许多专场呈现出价格疯涨的态势。香港苏富比张大千《秋山夕照》和谢稚柳《荷塘月色》分别以2420万港元和1160万港元成交,北京东正拍卖于非闇《红杏枝头春意闹》1265万元人民币创下史上第四高价,陈之佛《相濡以沫》则以980万元摘得上海道明近现代中国书画的标王。而新工笔画家如宋彦军、路安静、朴春子等在香港苏富比、西泠举办的专场中均拍出数百万甚至近千万的价格。

  工笔画传统作品稳中有升、当代作品价格异军突起的现象引起了市场人士的广泛关注,尤其对于新工笔作品价格的飙升,业内专家提醒新买家要注意规避风险。

  工笔画春风已至

  创作特点贴合当代藏家品位

  近代工笔画长期保持较为稳定的中高价格原因并不复杂,对于20世纪的中国画画坛来讲,工笔花鸟画的发展,无疑是诸多画科当中发展变化最为复杂、技法创新也最为多样的一科。这些发展与改变、创造与新生,可以说是从于非闇张大千、谢稚柳、陈之佛这一辈画家的艺术实践中开始的。而在当今“新工笔”、“新花鸟”已然成为艺术市场新宠的时候,那些屹立在时代关节点上的不朽艺术家与作品,依然默默地对当代画坛提供着滋养,散发着属于自己的能量。正是这些作品,真正创造出了推动中国画进入新时代的动力。

  北京东正拍卖书画部主管黄乐辉向记者表示:“在近年来的拍卖市场,无论是以于非闇为代表的北方工笔花鸟画家,还是以陈之佛为代表的南方工笔花鸟画家拍卖成绩一直稳中有升。而从师承脉络上说,于非闇张大千、谢稚柳、陈之佛等老一代画家的艺术成就又直接影响了田世光、俞致贞、陈佩秋喻继高等弟子后人。传统技法在这些新时代画家手中不断创新,悄然变换了模样,焕发出新的生命力。而经此一辈弟子之创新与传播,工笔花鸟画艺术才在传统工笔花鸟画艺术相对寥落的今天,真正打通了古意与今风之间的美学通道,成为当代画坛广受关注与喜爱的画科。”

  工笔画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占有重要地位。工笔画作为中国传统绘画中的“写实派”,经历了数个朝代的风云变迁,至今历久弥新。与写意画不同,工笔画更多地关注细节,注重写实,使用尽其精微的手段,获取形、神的完美统一。隋唐五代出现的工笔画作品代表了中国工笔画的高峰成就。及至明清时期,由于画家把生宣纸运用纯熟,再加上社会思潮和文人画的出现等,以自我个性张扬为主导的写意画开始登上历史舞台,渐渐形成了与工笔画分庭抗礼的局面。走入近现代,因为西学东渐,油画大行其道,工笔画则长期未能获得主流画界重视。

  上海近现代美术研究教授、研究生导师张春玲对记者表示:“回顾中国20多年的艺术市场,写意画不但一直是中国书画中的价格之王,而且占据了从亿元到千万元广大的市场区间。但是自2011年来,工笔画逐渐开始占据中高价位区间——不但古代、近现代工笔画大量涌现500万至1000万价格的作品,当代画家创作的工笔画精品也深受市场青睐。由于工笔画的写实风格符合新时代人们对精致细腻生活品位的要求,且从构图、线描、设色到形象的细部处理都带有较强的装饰性,和现代精良的家居环境相称,吸引了不少收藏者,越来越多的人喜爱工笔画,加入收藏工笔画的队伍。”